捡玉.

爱好删文。好好修炼。
日常小号:@捡玉要好好练字

【全职】脑一发圣杯战争paro

*人设向,fate系列AU,cp喻黄、双花、周江、叶魏、方王、韩张、林方

*一年前的脑洞。然鹅只是高仿怕会得罪双厨不敢打tag

*大面积世界观私设出没

*反复强调多私设就是为了求不打噫呜呜噫

*我只是水个更新

 -----------------

1.Saber组

Master:喻文州。来自与魔术协会对立的魔术师组织“蓝雨”,是现代蓝雨中“诅咒派”的领头人物。魔术回路的属性为“暗”,已习得诅咒派遗留下来的全部秘术。正统魔术师,希望能使用圣杯打开“根源之涡”从而探寻魔术的“终极”。其魔术礼装手杖“灭神的诅咒”是蓝雨代代遗传下来的至强武器,前身为魏琛的“死亡之手”。

Servent...

#Kisses#

*大型ooc现场

*感觉是类似于杂谈一样的四不像文体

*过渡极其不自然

 -----------------

1.

亲吻是常常有的。

刚开始大部分都是吻在脸颊之类的地方。感触细腻,又带着些小小的暧昧。好像落到心尖上的棉花糖,滋拉一下就融成了蜜。

一般都是在私人场合。方锐总是主动把脸蛋朝着林敬言的嘴唇贴过去索吻,或是自己主动出击,在林敬言的脸上留下一个湿答答的口水印。仿佛是在脸上盖了个章,向别人宣布他对林敬言的所有权。除了他,别人谁都不许碰不许亲。

当然,偶尔也会在公共场合。

“亲一个。”呼啸的训练室里,方锐冲着他呲牙笑。

“大庭广众的,不太好吧。”

林敬言嘴上这...

【全职/林方】捉妖师与茶

*我终于写了!是晨哥 @只写林方的凌晨  的点文! 

*非典型捉妖师paro,茶树妖林x捉妖师方

*好像喝茶比捉妖还多

 ---------------------

眼前的白衣书生看起来平平无奇,似乎转个背便能忘记他的模样。他身上唯二能使人对他留下深刻印象的,便是他唇角时常扬起来的柔软弧度,以及身上那抹挥之不去的“翠鸢”清香。

“你能泡好这壶烂茶?”

方锐翘着脚坐在茶案边,挑眉望他。指尖对着的紫砂壶里已盛着些茶叶——如果能够管这坨东西叫做茶叶的话。

“不错。”

林敬言道,脸上仍是笑着。

方锐见他笑容,心下却仍是疑虑,也不...

【全职/林方】真是好巧(下)

*前文传送门: 

*莫名其妙的爱情

*双作家paro

*激情艾特小伙伴: @饺子~ 

 -------------------

8.

方锐已经连续三个晚上没有来找吴羽策撸串了。

吴羽策自然是心急火燎,好像热锅上的蚂蚁。他一来是怕他们多年的塑料友情就此莫名其妙地破裂了,二来是怕方锐遭到了什么飞来横祸从此都没办法请他吃饭了。所以,他毅然决然地踏上了寻找方锐的道路。

他先去了方锐的家,用约定好的暗号敲了五次门都没能成功召唤方锐,反而吸引了一大波邻居的仇恨;又打了几回手机,耐着性子听了一分钟方锐的个性电铃小苹果却只等来了一句“请稍后再拨”。...

【全职/林方】真是好巧(中)

*传送门:(上)  (下)

*双作家paro

*大型ooc现场

*微量双鬼

------------ 

5.

多年偶像反过头来成了自己的粉丝?

方锐觉得十连抽出九个SSR都没这么巧的。

这种不嘚瑟浑身难受的事儿在他看来就像质量高味道好的大排档一样,遇见了以后想到的第一个要与之肆意妄为地分享一番的人便是他的塑料兄弟情吴羽策。

看看,看看,我方锐终于不是爱而不得了!我也是被偶像翻了牌子的人了!

俗话说得好,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独装逼不如让众人都来听你装逼。方锐二话不说就拨通了吴羽策的电话。

电话那头的忙音连绵不绝,一串又一串嘟嘟嘟嘟嘟嘟仿佛李轩和吴...

【全职/林方】真是好巧(上)

*传送门:(中) (下)

*双作家paro

*我的已经删掉的第一篇林方文重制版

*微量双鬼

 -------------------

1.

今晚的方锐看起来似乎有些郁闷。

为什么这么说呢?看看他面前那块烤腰子上头凌乱的牙印就知道了。

“腰子是无辜的。”

对面的吴羽策优雅地咽下了最后一口骨肉相连后道。

“七分熟我根本嚼不烂好吗!”

方锐一反常态地暴躁,狠狠一巴掌呼在油了吧唧的桌子上。

吴羽策却是一如既往地淡定,拈起一串烤羊肉。“七分熟是高级吃法,你不懂。”

方锐白眼一翻,决定放弃与眼前这个奇怪的npc对话,选择继续跟面前的大boss烤腰子进行拉锯战。...

【全职/林方】南方蟑螂了解一下?

*呼啸正副队

*这篇文的主角可能不是林方而是蟑螂

*我愿用十年寿命使蟑螂灭绝

 ----------------------------

1.

南京这地儿吧其实挺尴尬的,地处长江沿岸南不南北不北的这一片。冬天会飘雪粒子,夏天会爬小蟑螂。

平时的蟑螂其实都还算好,小拇指盖大小,娇小可人属软妹尺寸。可不知今年的蟑螂身上究竟经历了什么男默女泪的故事,竟纷纷变异了。

某日休息时间,无零食不欢的方锐照常地去了小卖部。坐他对面的林敬言瞅见他电脑桌的圆洞里卡了两根毛儿,黑色的油亮油亮,都有食指那么长,似乎是头发。

林敬言想起,最近揉方锐的脑袋的时候手感好像是软了一些,头发确实长长了...

【全职/林方】长胖惹

*呼啸正副队

*标题很真实了

 ---------------

1.

在微亮的晨光中耳鬓厮磨肌肤相亲,已是成为林方二人一觉醒来除早餐外另一件不可或缺的事情了。

方锐扭了下身子眼皮掀开,后脑勺枕着的是林敬言的一条胳膊,另一条软软耷在他胸前,双臂环成一个圈。林敬言还睡着,鼻尖离他的肩膀不过寸许,睫毛在下眼睑上洒下一片淡淡的清晨。

方锐便也任由他这么无意识地搂着,往他的怀里缩了缩,顺势转过脸来,嘴唇使坏,在他的鼻尖上“啾”一下。

鼻子上的这一点痒也让林敬言悠悠转醒,对着方锐笑了一下,双臂也悄悄使上了些力气,圈得更紧了些。

“方锐啊,你变软了。”

嗓音也是刚起床,慵慵懒懒,...

© 捡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