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玉.

不产黑遍了,专注于林方,慎关。

【全职/林方】鸽子与怀表的赏金魔术(7)

*前文走tag

*我自己都没想到我居然会更这个

 ----------------------------------

现在这里是……四年前!

方锐无法描述自己的心情,只觉得各种各样的东西潮水一般铺天盖地地往自己脑海里涌。离开又出现的林敬言、死去的鸽子、再次出现的邪表、回溯的时间……本来已初见端倪的线索,此刻又被打乱,系成无数个死结。

他抵住自己的太阳穴,想抑制脑中层层上涨的那种烦躁和晕眩感。他迫不及待地想找到一处僻静的所在,好好梳理一下这一天之中发生的事情。

时间虽已回溯,但小城的建筑格局并没有发生多大的改变。窄巷连着的广场就离他住的钟楼不远,他可以回去做进一步的打算。...

【全职/林方】吻光

*小甜饼

 ---------------------

盛夏总是荡漾着日光。

阳光从叶片缝隙中滤过,淋淋洒洒淌了满地。每一块圆形的白亮光斑,都是一个坠落在柏油路面上的小小太阳。明亮分毫不减,带着不会灼伤人的暖意。

两人并行在林荫下。彼时夏风拂街满耳簌簌,满头满身光影斑驳。树叶半透明宛若琉璃,弥漫的绿意。

方锐转眼瞧林敬言。他的鬓角也印着一个细小的光点,似是正翼动翅膀的纯白蝴蝶。

“你说我能吻到光吗?”

他不等林敬言回答,将林敬言圈入怀内,鬓间的光蝴蝶被他的两片薄唇贴上。

“吻到了!”

方锐的眼睛弯成月牙,对着林敬言咧嘴,白瓷似的八颗牙齿。

林敬言却不答,身子前探,...

【全职/林方】红豆双皮奶

*接吻日常小甜饼

 -----------------

方锐的舌头追着红豆和奶冻在林敬言口中推来撞去,红豆的清甜和奶冻的醇香在唇齿间回旋流淌,会流动的甜。林敬言的舌也回应着他,舌尖交缠跳交谊舞,甜津跃动其上。令人铭记的一个吻,令人铭记的甜香。

方锐觉得红豆双皮奶的味道,就像是林敬言给他的感觉。上层是奶冻,入口即化的醇厚,淡淡的甜香;下层是红豆,蜜一般的甜,并不腻,清新得好似灌入喉咙口的风。

奶冻是林敬言平时的温和,柔软的,会反弹,不会轻易硌着牙;有甜度,清爽着舌头,不致太过乏味。红豆是他内心深处的热烈,只有凿开了表面的那层厚厚的奶冻的、那一个真正撞到他心底里的人,才能尝到那份...

【全职/林方】小丫头都是神助攻?

*背景老林退役半年后

*一个奶爸林

*标题瞎起的

 --------------------------

1.

小堂妹拿着林敬言刚给她买的冰淇淋坐在长椅上,两只小腿不安分地晃晃荡荡。林敬言坐在她旁边,径自思考着该跟这只小姑娘找些什么话聊。

小堂妹舔了一口冰淇淋,反而悠悠开口。

“林哥哥,你结婚了吗?”

典型的过年回家逼婚的姨母语气。

上来就问这个?林敬言哭笑不得。

“还没呢。”

“那,你有女朋友了吗?”

小堂妹锲而不舍地跟进。

“也没有。”

这丫头,下一句该不会就是“我来当你的女朋友”吧?

“哦,那你有男朋友吗?”

这句话表现了小堂妹明显不愿被套路所束...

【全职/林方】夏与蝉与风铃

*原著向私设如山,流水账

 ----------------------------

林敬言抬头看着机场的显示屏。从苏黎世到北京的航班,已经在五分钟之前落地了。

心情有些微地雀跃起来了,一呼一吸间似乎都带着喜气。林敬言的眼睛转向国际到达的通道口。方锐那个小家伙,到时候会以怎样的姿态从这里出来呢?林敬言猜测着,嘴角不由得轻轻地扬起来。

在林敬言的印象中,方锐一直都是个“小家伙”。他还记得,他第一次见到方锐的时候也是在机场。那个时候方锐还是个半大不小的孩子,一张脸稚气未脱,嘴一咧开就是八颗牙齿。小人儿倒是不怕生,颇为自来熟,见到他这位未来的队长也一点不拘束,把一根不知从哪儿买来的...

【全职/林方】最正确的决定

*原著向,第五赛季,流水账

 ------------------------------

1.

方锐从来不是个会在意别人对他的看法的人,但是那篇报道上的一句话却是把他在他的心上划出了一道血口子。

“方锐选手只是一个刚刚出道的新人,最近几次团队赛更是表现不佳,其猥琐流的打法成为队伍的累赘。林敬言为了配合他的战术而改变风格,导致呼啸全队实力也相应地有所下滑。呼啸选择方锐作为林敬言的搭档,真的妥当吗?”

这最后一句话,也问懵了方锐的脑袋。

妥当吗?真的妥当吗?

新秀墙,大部分选手都会遇到的问题,而方锐也不例外。猥琐流在刚初入联盟的出其不意之后,很快就被他人摸清了套路,开始被...

【全职/林方】建国之后不许成精

*又名:《皮皮虾:变人》

*美食家林x皮皮虾锐

*梗来自一个叫做“沙雕海洋乐园”的东西

*所以这篇文可能是我迄今为止写过最沙雕的东西

 ------------

1.

方锐是个精,不是戏精也不是杠精更不是瘦肉精,而是一只虾精。

对,一只虾。还是天天带人走的那个皮皮虾。

都说建国之后不许成精,但是没办法啊,这件事方锐自己也没法主动控制。高级灵长类动物的智慧就像一道光,好似一道电,说来就来,噼里啪啦地把方锐这只皮皮虾滋了个正着。然后,他就成精了,还成为了远近闻名的“沙雕海洋乐园”的首席皮皮虾演员,每天为人们表演海草舞,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当然,他成精了的这个事儿呢,只有...

【全职/林方】听见了吗?

*小甜饼

 ---------------------------

林敬言想亲一次方锐很久了,但迟迟找不到地方下口。就像守着一大盒点心的小朋友,总觉得哪个都想要,哪个都好吃,却愣是找不着第一个下嘴的地方了。

方锐就是那盒点心。事实上,他也的确是块儿点心,林敬言嘴巴边上的点心。

某日,林敬言耳朵里塞着耳机。方锐在一边好奇道:“老林你在听什么?”

林敬言灵光一现,口袋里的手按下暂停键,笑笑地拿下一只耳机帮他塞进耳朵里。“来,给你也听。”

耳机线短,两个人脸贴着脸,彼此间呼吸可闻,方锐脸蛋上的细细绒毛都在眼中一清二楚。他把挂着耳机的那只耳朵捂得紧紧的,道:“奇了怪了,我什么也听...

© 捡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