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 林方+楚路 别的有点少

嘿嘿嘿 捏了楚路!

【龙族/楚路】如何演好一个gay。(6)

*双演员pa


*前文走合集


-------------


十分钟后,路明非回到房间。


“找到强势的感觉了吗?”楚子航望向他问道。


路明非不答,只是沉重地关上了门,沉重地走到了床边,沉重地一头栽倒到床上,沉重地盯着天花板,沉重地开口:


“完、全、没、有。”


“怎么了?”


路明非沉重地躺了半天,最终还是揪着被子翻了个身,面对楚子航,哼哼唧唧的:“我觉得我只找到了弱势的感觉——哎,师兄,你都不是真的爱我,还得被我草,还要被那么多人看到,而且我技术也不好——我是说演技——你介意吗?”...


【全职/伞修】叶修的星星。

叶修很早就注意到了那颗星星。


彼时的他还是一个出来打游戏的翘家少年,每天光顾着在地上找钱去网吧了,哪儿会对天上感兴趣——最多是担心老爹会坐哪架班机过来抓自己罢了。因而他邂逅那颗星星实属无意,不过是和网线那头的玩家鏖战至半夜三更倦得慌,叫上苏沐秋一起到阳台上偷着抽口烟的时候瞥见的。都是十几岁的小屁孩,哪里懂什么叫沧桑,一头烟草进了肺,一头鼻涕眼泪稀里哗啦。但就是这样也要抽,他们在深夜中悄悄摸索着如何长大,还得躲着点苏沐橙——可不能让她也学会了,他们还要照顾她呢。


叶修就是在烟雾里看到那颗星星的。万里无云的夜晚,那颗星星就那么亮在那儿,像一架飞得很高很高的飞机上...

【龙族/楚路】矜持。

我拿着今天的信件走进办公室时,路校长抬起了眼。他翻阅文件的手没有停歇,眼在那叠信上定格的时间却较平时久。很快,他便将视线移回手中的纸页上,手却不再翻了。他或许是想仔细读这一页吧,又或许他只是等着看那叠信而假装矜持罢了,谁知道呢?


我将信送到他的桌前,而几乎是同时地,他伸出手,接了过去——这是他第一次对信件展露出如此大的兴趣。他接过后,并未一封一封打开察看,而只是看清寄出人的姓名之后便放下。他似乎很心急,但那一拈一放之间仍是带着校长的那份克制与优雅的。


其中,我看到了来自校董会的火漆和执行部的SS级封条,他却也只是看了一眼便放下了。我刚想出声提醒,却恰好对上了...

碎碎念

今天大学上课第一天 莫名有点孤独...?其实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 对未来也挺有信心 但心里就还是怪空的 正好最近灵感枯竭症差不多好了 应该会努力在刷GPA玩社团的同时多写点文...?


有时候觉得文字才是理想乡 可恶 我为什么是个理科生...!

【FZ/言切】愉悦吧魔法少女!

*魔圆pa,梗概:丘比星HR言先生把卫先生变成了马猴烧酒


*感谢 @饺子~ 的精彩供梗,不过下面的情节她没想出来我也没想出来所以就这样 /拇指


 ---------


1.


言峰绮礼,一个冒牌神父,一个每天都在假装自己的兴趣很正常的男的。


这晚他正在桌前读《新约》。忽地面前一黑,一个硕大的黑影投在他面前的墙壁上,一时间占据了整面墙,遮得星月无光:


“神父?”


空灵的声音仿佛自天外传来。


言峰绮礼回头,看见窗外有一个...

费渡身为“编外人员”,只能坐在音箱旁边听骆闻舟在台上讲话。骆闻舟嗓子哑了,声音如疲惫的沙一粒粒从音箱中漏出。但这声音在费渡听来悦耳极了,像是将红酒浇在古董收音机上,每一声电流的咝响都是一条含着酒液的小蛇。于是费总一如既往地在刑侦队的会议上走神了,想着该如何仔细地亲吻刑警队长的喉结,想着该怎样绵密地舔舐他喉颈的肌肤,想要咀嚼他说过的每一个字,让他用这样的嗓音叫自己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只是做个比喻练习

【全职/林方】夏。

*粮食向


*文艺复兴进行时


 -----------------


林敬言从衣柜里找出了他呼啸的队服。他抖了抖穿上,还是合身的。窗外阳光烈得发白,他来到门口,拿上遮阳伞和钥匙,开始换鞋。


里面一扇房门忽然开了,男孩探出脑袋,好奇地上下打量了他几秒,道:


“爸,你找青春去啊?”


“是啊。”林敬言说,“快去学习。”


“哎,知道了——”男孩拖着长音应着,关上门。林敬言又瞅了几眼那扇门,这才走了。


走在街上,没有人对林敬言侧目而视——毕竟已经几乎没人记...

【龙族/楚路】山海歌。

*七夕贺文,普通人乐队pa


@饺子~  梗太绝了!!!


*参考bgm:黄老板专辑《÷(Deluxe)》岸部真明-《Time travel》《Happiness》


 ------------------


早上八点的时候下起了小雨。蒙蒙的,还未落地便散成了雾。楚子航撑着伞等在路旁,仔细地将吉他盒罩在伞下。他听见一串脚步声从远及近响起,转向一旁,看见路明非一手拎着话筒架和音箱,另一只手拿着一张传单挡在头顶上急匆匆地跑过来,边跑边喊:“师兄,今天下雨,老大还去陪师姐了,咱们...

刚看到龙族pv了,我现在心如死灰...复燃

等动画开播以后就激情抠糖产粮 /拇指

【全职/方锐个人】归。

*千字小作文


*一点点林方


 -----------


方锐踩下刹车,引擎不再轰鸣。他却没有立刻拔下车钥匙,只是扶着方向盘,看着窗前的人来人往。他们大多包重箱满,不舍与喜悦成了他们脸上普遍的两种情绪,停车场洒在他们身上的昏黄灯光则是统一的。他们背后,飞机闪着红灯在夜色中或起飞,或降落。


他摁亮手机,看了一下时间,离唐昊的班机降落还有半小时——晚点了。他往后靠上椅背,无端地想起三天前他在相同的时刻相同的地点送走的另一个人来。他有些庆幸今天的这架飞机晚了点,却始终耿耿于三天前的那架班机不能够晚些起飞。...


【FZ/言切】Amen.

*少年言峰&卫宫


@LE DEBUT 可恶这梗怎么这么带感(!


 -------------------------


“你们听见有话说:‘当爱你的邻舍,恨你的仇敌。’”


烛火跳动,十几岁的学生面对祭坛轻声念诵着祷词,身旁的神父颔首阖目,神情虔敬。房梁的死角处,卫宫切嗣举起枪,无声地瞄准神父的后脑。


那是他本次的暗杀对象,一个有恋童癖的圣堂教会神父。此人同时滥用职权,控制了教会附属的某家孤儿院——教会查明后,不便亲自出面清除异端,便暗地找来了“唯利是图”的魔术师杀手...

八百字谈卫宫切嗣。

fz小说和番各刷了两遍,最心头肉的还是切嗣。卫宫切嗣身上最具张力的应该是他的“矛盾”:行动上是极端的“恶”,信念上却是极端的“善”。


他将情感视作自己的绊脚石。他可以手刃自己的生父与恩师,将任何人视作达到目的的工具。他无视契约、无视规则、无视道义,依靠偷袭取胜,派人杀死已经从良的御主。他是自己从者口中的“无耻之人”,是无论是作品之中还是作品之外都得不到理解的人。


而他做这一切是为了赎罪,赎他为了一己之私而导致全村毁灭的罪。村民们的血为那名为“卫宫切嗣”的少年烙下了偏执的信念,此后的他终其一生,只为赎罪。但村庄已经不复存在,赎罪的唯一方式便是让世上再无痛苦与纷...

【龙族/楚路】如何演好一个gay。(5)

*双演员pa


*前文走合集


*我终于想起来这个了


 ----------------------


5.


路明非同志,钢铁直男了二十八年,形象却在今日因自己的小兄弟崩了个稀碎。


槽,为什么还会起生理反应啊!为什么啊!!路明非内心的小人捂脸在火葬场中奔走狂啸,只恨自己这具肉身不能原地火化。


正恍惚间,他听到楚子航道:“麻烦你先起来一下,我们来复个盘。”


“错错错错,对不起!”路明非跳跳虎附体般一个向后弹射,差点没顺势来个后空翻。他偷着向下瞟了一眼...

【龙族/楚路】你是怎么喜欢上你现在对象的?(知乎体)

*原著魔改向,ooc


 -------------


夕阳的刻痕

 

专业屠龙十二年,业余星际十五年

 


谢邀,虽然我也不知道是怎么邀到我的。我明明在知乎只看星际相关内容的!!


自我介绍一下,本人id女本人男,取这个id骗我弟的时候还没弯,嗯。


我情史也不算丰富吧,迄今为止就喜欢过三个人。第一个是我高中校花,在毕业聚会那天本来想跟她表白,结果被另一个老哥抢先了;第二个是我一大学师姐,不过我本来就没抱多大希望,因为在我认识她之前她就已经有男朋友了;第三个就是...

【龙族/楚路】巨龙游。

*是小可爱 @磕就完事了 的点梗:巨龙路把公主楚掳回家才发现他是王子


*原文《逍遥游》,我 有 病


 ----------------------------



北冥有龙,其名为路明非。身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暗恋一公主,其名为楚子航。迷倒众生,不知其几千数也;扬手而舞刀,其袂若垂天之云。


是龙也,天劫则将徙于帝都。帝都者,公主之所居也。《齐谐》者,志怪者也。《谐》之言曰:“龙之徙于帝都也,翼击三千里,吹帝都所居者九万人,去以公主在爪中也。”...


【龙族/楚路】如何演好一个gay。(4)

*双演员pa


*前文走合集


*你们要的亲亲来了


 --------------------


4.


翌日中午,两人抵达剧组预订的酒店,一进大厅便遇见了昂热。法国老头今天身着一袭银色西装,胸前的口袋中玫瑰鲜艳如常,分别跟他们行贴面礼:“好久不见,明非。好久不见,子航。”


“校长,我们试角儿的时候才见过。”路明非实诚地说。


“叫导演。”昂热道,瞥了一眼路明非的黑皮和胡茬,“你们中国人不是说吗,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你造型不错。”


而这自然又唤起了路明...

【龙族/楚路】如何演好一个gay。(3)

*双演员pa


*前文走合集上一篇


 ---------------------


3.


路明非只觉得自己浑身的汗毛都炸起来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在有生之年居然会被非礼,而且还是在一家同志酒吧里被一个醉汉非礼。他能透过衣服感受到那贴在自己身上的男子浑身上下仅着一条亵裤,皮肤上一层黏汗,恶心得不行。于是他拿出吃奶的劲儿猛掰那男子的双臂,边掰边喊:“槽……救命!师兄救命啊!”


然而那男子壮得像个比利·海灵顿,即便是路明非平时常去健身房撸铁,此刻面对他竟也使不上半分力气。而他不但挣脱无果,反而...

【龙族/楚路】如何演好一个gay。(2)

*双演员pa


*前文走合集上一篇


*上篇翻了重发,明明没有什么奇怪的内容嘛!!!


 ---------------


2.


几日后,两人在约定的地点相见,准备进行同志酒吧初探秘。


路明非也没打扮得多特别,棉T短裤人字拖就登了场,还就着他的黑皮和胡茬把略长的头发在脑后一扎,颇有种落魄艺术家的味道。而楚子航则是干净的白衬衫牛仔裤,扣子只解开第一颗,遮脸的墨镜选的也是淡琥珀色。路明非打量着他这身打扮,总算找着了点演1的自信。


酒吧位于市里的娱乐区。已是深夜,沿路不少拎...

【龙族/楚路】如何演好一个gay。(1)

*双演员pa


 ----------


0.


路明非是在美国学的表演。彼时的他以新生第一名的成绩被录取,但教授们大多对这个评分持有异议——就这个连朗诵个诗都有气无力的破孩子也配?


于是他们不约而同地猜测起这娃儿会不会是法国校长的中国私生子,拿着放大镜在路明非的蓝底一寸照片上寻找着与法国老头相似的痕迹。而路明非的直系导师古德里安对他们的行为表示大为不屑:“明非是有实力的好不好,他是个好孩子!”


“好孩子就能演得好?”质疑党之一施耐德教授反驳道。


“我说的这个好当然不是指他的人品,而...

浅浅浅谈《凡》与林敬言。

感觉今年的这篇《凡》应该不会有太多朋友喜欢,因为它很有可能就是“真实”,是童话美满结尾之后的“真实”。《凡》里面写的,不光是林敬言的,也有可能是每一位职业选手退役后的生活:因长年的电竞训练落下“职业病”,请病假必须看上司心情,为了不耽误工作只能将就午餐……当别人已经忘却了他们的脸庞,忘却了他们的辉光,他们又是否能保有自己的初心?


我们总是不忍去思考这些问题,因为“被遗忘”是一种悲哀,也是每个人宿命的结局。谁又想让“没落”发生在自己的眼前,更何况是发生在自己喜爱的角色身上?也是因此,我们创作同人,过滤掉那些黯淡的、平凡的东西,只把自己心底的流光放进文字里,留给我们最喜爱的他们,同时也抚慰我...

【全职/林敬言中心】凡。

*献给林敬言。


---------------------


他近来总觉得肩颈疼。肌肉僵硬得像块板,揉一下就酸得龇牙咧嘴,还头晕。因而他向公司请了半天病假打算去看看,然而待到批下来,却又兜兜转转过去了好几天。


他坐地铁,去市里最好的中医推拿馆。身子像海绵,被挤成了片之后又复原。到了他才发现忘了预约,只得坐在人头攒动的休息厅里等叫号。他的时间容不得挥霍,便拿出手机争分夺秒地赶工作,头顶和身周是干冷的空调风和蓊郁的汗气。


他到这种公共场合来早就不戴墨镜了,也并没有人认出他来,身边的小孩子还是该闹妈的闹妈,成年人还是该电话的电话。忽地,他听到大厅一角,电视里传来的声音。...


【全职/霸图】幼稚。

*祝霸图四天王青春永驻


-----------


“新杰,你知道这个怎么玩吗?”


张新杰闻言回头,看见张佳乐一手拿着一个荧光绿的小圆盘,一手拿着一根螺旋形的塑料发条站在他背后。他推了推眼镜:“前辈,我记得你年纪比我大。”


“那我也不会玩啊。”张佳乐摊手,“害,敢情你也不会。看你还长了张物理学霸的脸呢。”


“学文的。”张新杰说,点点他手里的玩具,“哪里来的?”


“粉丝给的呗,一大箱全是玩具。”张佳乐说,眼睛一瞟,招手,“哎老林!老林!”


“怎么了?”林敬言走过来。张佳乐把手里的玩具给他看:“你看这个,你会玩吗?”


“哦,这不是那个什么‘天外飞仙’吗。...

关于爱情和灵魂相知

*考完英语听说过来胡言乱语


吃饭的时候老是在想爱情和灵魂相知有什么区别。感觉爱情强调的是付出、契约。老一辈大部分都是包办婚姻,因此他们之间的爱情主要都建立在物质的付出上,比如男方挣钱养家,女方相夫教子,他们之间的爱情是随岁月流逝而滋生出的一种由物质上再到精神上的依赖关系;现在婚姻自由,男女便更注重精神上的付出,大到明恋小到暗恋,两方总要思念彼此,为思念而耗费的精神力量,就是精神付出。而两人确立爱情关系以后会把自己特殊化,认为自己有义务和这个人走得更近,并且自然而然对对方生出“使他变得更好”的责任感,在心理上建立一种契约关系。


而灵魂相知强调分享。两个人不强调一方为一方做了什么,或是...

【唐探/昊风】听说你们都在嗑CP。

1.


野田昊其实是个有站子的男人。


非他自创,完全是民间组织。毕竟帅气多金又风流骚包的贵公子谁不爱呢?能把一件花衬衫穿成一整个锦绣盛世的高智商名侦探谁不爱呢?自己就像半个网红,在脸书ins推特上活跃得像个假号的可爱男人谁不爱呢?


于是各路少女少妇大妈自动集结,齐刷刷地拜倒在野田侦探的休闲裤下,然后开始各司其职——建后援团的建后援团,堆图楼的堆图楼,出周边的出周边,还给他包广告牌,巡花车。搞得野田昊有一次刚出家门就被自己的大头糊了脸,内心差点震撼了他妈。


于是,当晚,他就发表了一条非常诚恳的动态来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


“非常感谢你们为我做的一切,但大家以后真的都不必...

【唐探/昊风昊】黑洞理论

*野田君ooc意识流大赏


*结构松散逻辑混乱病句如山对不起


--------------


1.


野田昊,交际花蝴蝶,东京小王子,日本名侦探,力压江户川。


但是他看不透秦风。


秦风看起来老实,有点木讷,一看就没进过酒吧,机灵的点可能全点到了推理分析上。而野田侦探混迹金钱名利场,各色人心,一眼便知。但意外的,秦风对他来说,是个谜。


野田昊对此倒是很平静。他知道每个人这辈子都会遇见一个黑洞,损益比较薛定谔,成分更是不好说。至于秦风这小子,是个什么不就很明显了吗——因而秦风一出场,野田昊就在此人脑门上贴了张签:黑洞。


起初的野田昊将他视为对手。但也不知是...

【龙族/楚路】路明非说他今天要跟楚子航表白。

*全文4300


-----------------


1.


芬格尔·冯·弗林斯先生,刚奔三就感觉自己遭遇了中年危机。


先不说执行部日渐繁多的任务委派,就是食堂谜之增加的酱肘子供应次数以及外卖配送费集体上涨的一块钱就已经让他感受到了生活的深深恶意。至于他交际圈中的某某成天假装问候他实则在问候另一个某某,以及被问候的这个某某无论对谁都爱答不理却对第一个某某关心得一逼的这两种迷惑行为便更不用提。芬格尔日常行走在这个这片恶意与污浊之中,只叹这世上时时有险恶的兽性,处处是叵测的人心,觉自己简直如同披发行吟的屈原,只恨不能大吼一声“众人皆醉我独醒,...

【龙族/楚路】Isolated Island.

*没看过龙五,瞎搞勿喷


*全文3000


----------------------


英国诗人约翰·多恩有言:“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楚子航想。


但这并非否定先人的言论。事实上,他认为这两种观点并没有相谬之处——约翰·多恩的言语在于阐述人类的社会性,即世界上没有一个人能够脱离社会而存在;而他的论断,则是针对人心而言。


——的确如此。每一个人,他们的基因、际遇,都不可能完全相同。因而,没有人能够真正地、完全地理解旁人的感受——所谓的“共情”,也不过是说话者将自己的经历代入旁人的情境,在以己度人之后,居高临下得出的...

【默读/舟渡】没想到吧!(6)

*我流非典型向哨


*军官舟x军火商嘟


*前文走合集


 ------------


6.


费渡说要给军团团长陆有良带咖啡豆就真的带了咖啡豆,并且还是他最好的库存之一。因而两人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中相谈甚欢——在除了机要大事之外又探讨了二十分钟关于速溶咖啡廉价香油的危害。


至于那部分机要也不出费渡所料,军团与他,的确都遭到了某种威胁——在今日之前,费氏军工的生产供应链就已受到了几次不明原因的干扰,而类似于今日路上的“事故”在费渡本人身旁更是已三番五次地发生;而军团这方,此前数次外派执行...

© 捡玉. | Powered by LOFTER